金茂品牌故事:老工厂“转化”史
发布主体:中国金茂
发布时间:2021-01-06 10:53:05

在老天津人的记忆里,热电厂关停之前,打老远便能看到海河边上有座高大的烟囱直冲天际,烟囱里不断冒出“白龙”,烟囱底下的一片红砖建筑便是厂房。得益于热电厂持续不断的热力输出,海河中游的部分水面在冬季也不结冰,成为了野生白天鹅与海鸥最爱的戏水之地,也是天津热力和活力的源头。

在很长的年代里,天津第一热电厂的大烟囱是当地的地理标志。随着旧工业时代的结束,始建于1937年的天津第一热电厂于2011年停止运转。2014年,热电厂标志性的大烟囱从天津版图上彻底消失,这座拥有70多年历史的老电厂正式退出历史舞台,被封存在城市缝隙中。

     

30年代的老厂房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90年代的老厂房

1

天津第一热电厂给天津人留下的旧工业时代情怀,不仅是锈迹斑斑被遗弃的老厂房,更是曾经“大国营”带给一代人的幸福感与自豪感。虽已不再运转,但其象征的老工业精神却已深深镌刻在人们心里。这是无法忘却的记忆,却又是必将告别的时代。未来如何传承,是天津人挥之不去的牵挂。

很快,答案揭晓。

2016年3月,热电厂与中国金茂不期而遇。“第一次进入项目查勘时,带给我很强烈的视觉冲击和震撼。工业建筑和厂房空间比较高大,也是最接近宫殿空间的建筑,走进其中,仿佛自己是一粒微尘。”金茂天津建筑设计经理宋海涛在与热电厂初见时,便下定决心,“一定要最大程度上保留热电厂的历史风貌,让城市记忆得以延续。”

老厂房内部现状

既要保护老工厂的原有印记,又要满足现代人的功能需求,这极具挑战。为此,建筑师团队开始对地块进行规划设计、拆解打磨和转化重生。

 

2

最初的整体设计方案是街区式布局,将地块分隔为商业街、塔楼和厂房三部分,老厂房独立出来用于公益性博物馆和艺术馆,其它散售型商业快速销售。街区式设计方案可迅速实现资金回笼,但分散的布局会打破建筑的完整性和一体性,不能真正让“老厂房”活起来。

“老工业遗址的唯一性和不可再生性,文化保护的传承性带来城市的记忆,这种与历史对话的机会,对一个设计师来讲是无价的。”经过多次实地考察和反复推敲,设计团队最终选择了集中自持商业方案,将新建商业体量与老厂房结合。这意味着付出更多的成本、更高的设计和施工难度,但却能完整地保护热电厂符号,打造更为鲜明的工业IP。

        

调整前方案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调整后方案 

整体规划方案确定后,设计团队又迎来新问题。老建筑如何与新建筑实现巧妙、自然的衔接?热电厂的“发电”场景激发了设计师的灵感。“让旧建筑拥有生命,在新时代转化角色,再次‘发电’”。

基于热电厂的工作原理,设计团队提取出“转化”这条故事线。曾经的“转化”,是“将煤转变为热和电”。而如今,则是把老厂房转化为新名片,保留旧建筑的原始结构,融入新时代的创新元素,继续发光发热,焕发新生。

    

转化示意

独具一格的立面语言,衍生出了历史与现代的交错。工业风质感的建筑空间,尽量保留了老厂房历史风貌,并在新旧建筑衔接处,采用通透玻璃盒的方式过渡和承接。透过玻璃立面,走在街上人们能够一眼看到建筑内的煤斗和电力标志,最大限度呈现出老厂房壮美的室内空间结构。

简洁而有特色的三段式立面

 

3

当然,受青睐的规划绝非仅靠出彩的立面,其深入城市肌理和设计语言的统一才是关键。“在规划层面,有两个环节最为繁琐,一个是文物影响评价的论证,另一个是修缮方案的论证,这个过程整整历时3年。公司对待文物的态度很明确,尺度很严苛。任何改动都需要专家来把脉,确保施工过程中不让文化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。”

外砖墙工艺示意

从事过“旧城改造”的人可能更明白其中的艰难。文物自身空间利用与现代购物中心结构之间的矛盾难以协调。老厂房内稠密的立柱像枷锁一样,影响着空间布局的展示面和自由度,5米左右的柱子间距,与现代商业多在8米甚至11米的间距有较大差别。“硬伤问题”基本无法根治,如何平衡文物与商业空间之间的关系,是一门艺术。

“其间也经历过迷茫、纠结、不知所措,有一段时间甚至有些原地踏步。”“初心不改”四个字最终让设计团队坚持下来。“我们每周开一次文保专项例会,专门讨论加固和修缮的工艺和节点。反复地对方案进行打磨,仔细地进行论证。现场施工时,又会出现很多与设想不一样的状况,反复地推倒重来。这种情况每天都在发生,直到现在。”

就是在这样的反反复复中,设计团队结合老厂房现状,在保留结构特点的情况下进行限制性的创新设计。顶部空间不设楼层、吊顶,老厂房屋架和天窗原封不动的留存,让原汁原味老厂房重现,创造出的高大而震撼的空间。

“在修缮、改造、清洗完毕后,老厂房将恢复到刚刚建成的模样,红砖纹理、颜色亦如当初。1937年的工业符号得到全部的保留,富有特色的屋顶桁架、煤斗、天窗都保持原样。我们希望改造完之后,封存的记忆能被一点点找回,看到一个个完好保存的老物件,大家能够回想起老工厂里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。”

室内效果图

宋海涛清晰记得,2020年11月25日,在天津河东文化局召开的专项论证会上,一位专家拍着他的肩膀,动情地对他说:“你们为天津人民做了一件好事。”

 

4

实际上,这已经不是中国金茂第一次与文物改造项目相遇。此前,在福州奥体金茂悦和鼓楼金茂府,凡是能够就地运用的建筑原件,团队悉数加以利用,余下工程则严格遵照文物修复的学术标准选用优质建材,最大限度还原古建筑的历史风采。在“原址、原形制、原结构、原材料、原工艺”原则指导下,奥体金茂悦10座古厝得以缮治;鼓楼金茂府中,700多年前的鼓楼得以还原。

福州奥体金茂悦古厝

尊重历史、保护记忆,是对城市文脉的传承和复兴。中国金茂始终秉持央企责任的初心、尊重历史人文底蕴的匠心与城市共生的决心,并用自己的本心,不断重新唤醒承载着城市空间记忆的建筑之美,让建筑踏上惊艳时代的征途,为城市焕发新生。在阔步向前的征途中,中国金茂把对品质和责任的信仰凝结成了四个字:和谐共生。

服务热线:021-56026253